欢迎来到绿资酷
当前位置: 首页 > 环保公益研究 > 案例故事
美境自然:扎根乡村的自然教育,让渠楠人和50只白头叶猴生息相连
374

“渠水悠悠,楠木相生”,美丽的渠楠生活着50只世界珍稀动物白头叶猴,美境自然一直致力于这些稀有精灵的保护工作。


渠楠精灵白头叶猴,梁霁鹏供图


渠楠精灵白头叶猴,梁霁鹏供图


2014年,一个本土的自然教育基地——渠楠白头叶猴自然教育基地在这里落地开花,“社区发展型自然教育”理念下,渠楠屯正在成长为独特的、可持续的白头叶猴自然教育基地。


渠楠新村图-宋晴川供图


缘起:凝聚社会的共识,从自然教育到自然保育


作为一个扎根于广西的专业环保NGO,在长期的自然保育工作中,美境体会到目前面临的各种环境问题背后都隐藏着深刻的社会问题。


美境自然的负责人颖溢博士这样说道:“环境问题的认识和应对,最终都在处理人群与人群的关系问题上,比如,企业、社区、NGO、科研人员、城市亲子家庭等不同群体对同样的自然遗产看到的价值是不同的,这也造成他们在面对物种濒危、生态系统退化等问题时,对于要不要保护以及如何保护上意见不一,加之要解决这些问题,通常都需要不同群体共同的努力,因此如何形成合力,凝聚共识是很重要的。”


美境自然团队,美境自然供图


如何形成共识呢?美境选择了自然教育作为重要的手段之一,将自然教育活动中的理念传播、自然体验和思考,作为凝聚社会共识的重要途径。“我们把自然的美学价值、生态价值、文化价值和经济价值用科普、自然观察、自然体验和科学考察等方式让不同人群去理解与认可,从而让社区、城市家庭、政府部门、科研团体等形成共识,最终共同参与到在地自然保护问题的解决中去。”


“我们有清晰的发展目标”,自然教育项目负责人罗利如是说。


2014年开始,从成立渠楠屯自然教育基地,到组织“广西·渠楠屯白头叶猴探索之旅”,再到开展周末体验营、“科考营”等各种形式的自然教育,美境自然的自然教育有过很多探索和大胆尝试。所有的活动,美境自然都始终围绕着一个清晰的目标:那就是增强渠楠人的保护积极性及自治能力,保护当地独特和珍稀的喀斯特生态系统,促进当地社区的可持续发展。美境将之总结为“社区发展型自然教育”理念。


社区巡山队正在巡山,由美境自然供图


于是,美境促成成立了社区、美境自然、保护区的三方共管委员会,共同商讨自然教育项目的开展。通过三方共管委员会,美境进行着“达成共识”的在地实践,倾听社区的声音,与保护区紧密合作。“村子老人们说,人吵了我们不喜欢。”于是,美境在开展冬夏令营活动时一直控制在小范围,不打扰当地人生活,用颖溢博士的话说:“慢慢来,我们不急着扩张。”


每一次的自然教育活动,都是一次城市家庭、社区农户的深度联结。散落在社区的家庭农户作为在地自然教育活动的接待户,开始与城市家庭进行持续的接触和交流。


在自然教育活动中,美境尝试邀请当地村民在自然教育活动中担任讲师,并逐渐把他们培养成为自然教育的解说员、导览员。社区逐渐成长起来的张大哥深受城市家庭的喜爱,从某棵树下孩童时代的各种趣事,到各种虫鸣与农事活动的关系,他把自然的故事实现在地化的创作,人地关系在原汁原味被生活化的诠释中得到生动展示。


张大哥正在为城市家庭进行社区神龙庙讲解,美境自然志愿者薛豪丞供图


张大哥参与劳动课讲解,由美境自然供图


“我们想过请更多当地村民进行自然教育导览,但是很多村民还缺乏自信和相关导览能力,我们需要更多像张大哥一样的年青人。”美境希望通过小小解说员、村民导览员的培训,引导更多的社区村民成为自然教育的主力军。在这个美丽的乡村,自然教育正在一点点落地生根。


带领社区孩子一起做自然教育活动,美境自然供图


从自然到人文:深度系统的在地自然教育课程设计


2015年1月31日到2月4日,美境自然联合北京好未来公益基金会发起的白头叶猴探索之旅活动在广西扶绥渠楠屯顺利举行。来自全国的12个家庭和12位志愿者参与了此次为期五天的探索之旅活动,通过寻找白头叶猴、探秘溶洞、了解壮族文化、自然艺术课程、参与社区劳动等方式深度体验和理解自然、反思自然与人及人与人的关系。


白头叶猴自然探索之旅之发现白头叶猴,由志愿者花儿供图


白头叶猴自然探索之旅之自然笔记,由志愿者花儿供图


白头叶猴自然探索之旅之自然戏剧,梁霁鹏供图


这次活动是美境自然教育课程的一个缩影,从组织到形式,都集中体现了美境自然的课程设计理念与课程特色。


突出当地的生态系统特色及人地关系


渠楠的课程设计尤其注重当地自然生态系统和文化的深度挖掘。在自然生态方面,重点突出当地特有的白头叶猴这一濒危物种以及喀斯特溶洞和地表生态系统的特点。充分注重人地关系,并通过自然和本土文化的深度挖掘,让参与者感受人与自然的关系。自然保护区、乡村社区、城市家庭在“自然教育”活动中被串联起来。


社区孩子参与劳动课的合影,由王语斐供图


专业性、系统性


作为一个致力于保护广西濒危物种的资深环保NGO,美境自然拥有广西各大专院校和研究单位的专家学者、广西各保护区和民间团体等会员,以及众多的志愿者资源。这些资源充分保证了美境自然教育课程在设计上的系统性、专业性。


美境自然的颖溢博士说:“我们对我们的自然教育活动很有信心。我们不仅在做面对小学阶段城市家庭的亲子自然体验,我们还在设计针对初中甚至是高中不同阶段的深度科考营”。就在明年1月,科考营就正式落地了。


FFI专家带领喀斯特溶洞体验,由梁霁鹏供图


改变正在发生


美境自然在渠楠自然教育基地的活动深刻地影响了渠楠人。参与自然教育接待的17个农户通过多次的自然体验营已累计创收12万,社区提留收入1万3千多用于各种社区公共事务,村里的孩子们也免费参加了每一期的自然体验活动,接受了自然教育。美境自然把实实在在的利益留在了渠楠屯。更重要的是,在自然教育基地促成下,一些令人欣喜的变化正在一点点发生:渠楠人自主成立巡护队,拦截外来人捕鸟挖树并反馈信息至保护区。


土生土长的渠楠巡护队,由刘思阳供图


妇女自己组成文艺队。


渠楠文艺队正在表演,美境自然供图


孩子们成立了青草社,一同清扫垃圾,自己竞选演讲,自己成立并管理自己的图书角。


渠楠青草社正在自主管理书籍,美境自然供图


很多村民通过自然教育活动打开了另外一个世界,村民们为自己拥有白头叶猴这一珍稀物种以及独特的自然生态、文化而自豪。村民们了解了无痕山林、生态农业和可持续发展,社区自治能力也在不断加强,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可持续发展方式的转型可能性。


“自然教育不是城市孩子的专权,我们社区的孩子正在受益”


村里不少孩子们说“我们还从来没有收过玉米”,大人们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多读书,然后走出去。”“自然缺失症”不光广泛存在于城市的孩子,受农村家庭与土地关系变化、乡村的撤点并校、寄宿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乡村的孩子也面临“自然缺失”的问题。


美境在地的创新自然教育实践深刻影响着社区的孩子们,也让社区家庭重新审视自己与脚下土地关系,以及土地与教育的关系。


社区孩子参与砍甘蔗,由志愿者花儿供图


美境希望自然教育不仅让城市孩子受益,也可以让更多乡村孩子受益,“我们尝试将保护区周边的小学纳入自然教育的对象,跟当地中小学开展更多自然教育的深度合作。”


更多的可能性


美境要做的远不仅于此,颖溢博士说:“美境希望,有一天,渠楠自然教育基地不再需要我们,也可以很好运作。我们已经建成了社区保护地网络,还计划针对保护区进行自然教育培训,我们希望我们的渠楠自然教育基地成为一个很好的示范。”


美境正在这条路上继续努力,让渠楠自然教育基地这种以生态系统保护为最终目的,促进当地社区可持续发展的“社区发展型自然教育模式”可以影响整个联盟网络内的社区保护地和保护区”。


全国自然教育论坛是由民间发起的、旨在推动中国自然教育发展的行业交流平台。每年,论坛邀请来自英、美、日、韩等国及两岸三地的资深自然教育实践者、研究者作为嘉宾,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自然教育从业者、关注者,深入探讨自然教育关键性议题,交流各自国家和地区的实践经验、研究成果及困惑挑战。


-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


主办方

第三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筹委会


承办方

红树林基金会、绿色营、鸟兽虫木自然保育中心


-特别鸣谢-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阿拉善SEE基金会

巧女基金会

腾讯基金会

万科营火虫教育

微信号:natureforum

合作、投稿联系:18702823816

官方邮箱:natureeducation16@163.com



本文转自“搜狐网”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121267349_503441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36号碧兴园2号楼1606室
邮编:100088
邮箱:comm@hyi.org.cn
在以下平台关注我们
合一绿学院 ©2017
技术支持:溪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