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E:建立污染物排放与转移登记

推动企业自主履行环境信息公开义务的工作道阻且长,或许公益环境研究机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简称IPE)在此领域内多年的工作经验可以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可能的途径。

近日,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与北京化工大学联合发布了《中国上市公司环境责任信息披露评价报告(2019)》。


这份报告显示,2019年已在中国沪深股市上市的公司总计3939家,而这其中未发布环境信息披露相关报告的上市公司则有2933家,占到所有上市公司数量的74.46%


这样的披露比例相对2018年却还是增长的状态:比2018年增加了78家。


实际上,中国已经推动多年,也早已出台过相关政策。


2013年7月,原环保部就曾印发《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和《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监督性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试行)》两份文件。


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环境保护部门按照办法要求加强监督,督促企业履行责任与义务,开展自行监测,并进一步规范环保部门监督性监测,推动污染源监测信息公开。


推动企业自主履行环境信息公开义务的工作道阻且长,或许公益环境研究机构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简称IPE)在此领域内多年的工作经验可以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可能的途径。


推动中国形成自己的的PRTR制度


同样是在2013年,IPE在当年的8月就参考了美国的TRI以及欧盟的PRTR机制建立了污染物排放与转移登记(PRTR)信息自愿公开平台。


经过多年在该领域的深耕,IPE推动了一批国内外品牌将PRTR数据的填报和披露纳入供应商环境管理机制,利用采购订单,激励供应商企业自主公开环境信息。

attachments-2021-01-D5vZnhEQ6006c2ae9c532.jpg


而在此之前,IPE还联合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从2009年开始发布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 (PITI)报告。


PITI指数从系统、及时、完整和用户友好四个维度,对环保部门的信息公开状况,特别是涉及污染源管理的日常监管、自行监测、举报回应、排放数据、环评信息等五大项进行量化评价。


成立于2006年的IPE,其宗旨就是通过促进信息公开推动多方的参与,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利用市场机制实现环保的优胜劣汰。


除过一些专业的环境信息公开方面的研究,IPE还创立了 “蔚蓝地图”环境信息数据库和两个平台,一个是网站平台,另一个是蔚蓝地图APP平台。


据IPE绿色供应链部门 PRTR项目主管张慧介绍,蔚蓝地图平台为工业企业提供了开展环境信息披露的平台,可以协助企业通过信息公开提升环境信用,并与社会公众和包括政府、品牌和金融机构等利益方建立良性互动。


蔚蓝地图数据库也为品牌提供了供应链环境管理的工具,协助品牌识别供应链上的环境风险,利用采购订单激励供应商提升环境表现,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attachments-2021-01-QFxFzchs6006c2e30aef6.jpg

张慧透露,蔚蓝地图数据库收录的数据主要来自生态环境、水利、国土、海洋等相关政府部门公开发布的环境信息。


其中针对企业的环境信息主要包括:环境和安全监管记录、自动监测和监督性监测数据、限停产记录,企业针对过往环境问题自主披露的反馈说明,以及包括PRTR数据在内的排放数据。


自PRTR平台建立后,IPE与国内外品牌一起,推动生产型企业持续公开年度资源和能源使用情况、废水和废气污染物(包括危险化学品)年度排放总量与释放情况,以及危险废物年度产生量和转移情况等。


截止2020年底,包括苹果、戴尔、Levi’s、李宁在内的26家国内外品牌已经将IPE的PRTR项目纳入品牌的供应商环境管理机制,并已经推动1987家企业填报并发布了4785份PRTR数据。


这其中大部分企业涉及印染、水洗、电镀工艺,或从事塑胶和塑料制品制造或包装印刷,环境影响较高。


为什么要建立PRTR制度


1986 年,美国颁布《紧急规划和社区知情法》,由此建立起了有毒物质排放清单(TRI)制度。至今,全球已有 50 多个国家采用了PRTR 制度。还有更多的国家和地区也在积极地应对这化学品带来的问题,摸索适合本国的化学品管理方案。

attachments-2021-01-2rm1ICRq6006c30d04491.jpg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而与之相对的则是不断增长的化学品数量,评估这些化学品可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造成何种危害,是规划如何安全、有益地利用化学品的先决条件


2020年2月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发布报告称,通过分析来自19个国家和地区的22份化学物品清单,目前已发现有超过35万种化学物质和化学混合物已经注册,用于生产和使用。


而这一数字在十年前,仅有10万个左右。这些化学物质深度参与着人类的生产生活,有不少会污染和沾染食品、商品和各种环境介质。


该报告还指出,虽然各国拥有大量共同化学品,但几乎每个国家都有大量只在该国登记的化学品,因此不免会有不少“漏网之鱼”。


例如,至少有900种农药、杀虫剂和化妆品的主要成分并没有被包含在研究的清单中,同时商业机密的声明也在为大量化学品提供着信息屏障,使其未能被纳入清单。


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即使许多产量很大的化学品也常缺乏评估危险所需的关键数据。在世界经合世界经济合作及发展组织化学品方案的范围内,已对若干化学品进行了数据搜集。


而对于中国而言,不论生产和消费都正在世界化学品领域占据越来越多的“席位”,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化学品制造国和消费国。


2010年时中国化工产量就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2018年产量则占到全球比重的40%,据巴斯夫预测,至2030年,中国化工产量将占全球比重49%。


与产量相对的是产业规模,目前中国化工企业依旧呈“小而散”的状态,行业集中度不高,全球50强化工企业,中国只占了4席。


与大量的化学品生产商所连接的,是电子工业生产等行业在内更具体的产品制造环节,这些企业向环境中排放的各类化学品近年来已经屡屡引发威胁公众健康的严重污染事件。


比如早在2012年末,深圳市讯美科技有限公司的数码多媒体(LCD)平板多功能显示器生产项目就曾在当地引发万人联名签名抗议。联名抗议的居民们认为涉事企业的生产活动会造成“锡焊废气等大气污染和水污染”,将其称之为“LCD毒工厂”项目。

attachments-2021-01-TaBPBXDE6006c33932c2e.jpg

此外还有垃圾焚烧产生二噁英等非主观故意的排放行为,在作业过程中由于技术水平低或作业不严谨等原因产生有害物质的排放。即便监管部门已经有所行动,但依旧不够全面。


如果管控不力,化学品在产品整个生命周期内都可能对环境、生产线的工人包括消费者的健康带来有害的影响。


IPE在与品牌合力推动工业企业填报和发布PRTR数据的过程中总结发现,品牌首先需要设定化学品管理的目标,识别基线以及供应链上化学品管理的重点环节


在此基础上,品牌可以利用采购订单的压力,引导并激励供应商采取措施管理化学品并统计年度产生量,管控风险,最后通过填报PRTR向社会公开披露化学品信息,接受公众及其他利益方的监督。


在这个过程中,IPE开发的PRTR数据表,为企业提供了化学品信息公开的平台,一方面协助企业开展环境信息公开,体现排污者透明、负责任的态度;另一方面,协助公众获取环境信息,保障公众参与和监督的权利。


2020年的新动作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IPE在推动企业环境信息公开方面持续探索。


首先,IPE开发并上线了PRTR线上填报系统。相比于利用EXCEL表格填报的方式,线上系统在温室气体、废水废气释放及转移量等指标的填报上均实现了自动计算的功能,企业只需填入原始数据即可自动计算出总量。


不仅如此,线上系统还提供校准判断,如企业填报的数据较过往年份数据出现较大偏差,系统将提示企业校对单位和计算方法,提升PRTR数据的质量。


最后,线上系统也对标港交所等机构“不披露则解释”的原则,如企业确实无法披露部分数据,可以在线上系统中选择不披露并注明原因。


此外,2020年,IPE还为品牌开发了PRTR数据分析功能,协助品牌更便捷地了解整个供应链上资源能源消耗、化学品以及污染物排放的热点环节,更精准地管控环境风险,更好地管理和推动供应链降低环境影响。


除了推动数据公开,IPE还在做些什么?


近年来,接连发生的危险化学品事故给公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生态环境带来了巨大的风险和损失。


我国的危险化学品产业规模总量大,涉及的行业领域多,分布区域范围广,且管理链条长,监管部门众多。


加之危险化学品事故发展快,危害后果大,影响范围广,制定一部覆盖危险化学品全生命周期和全过程管理的法律势在必行。不仅如此,对于危险化学品的披露要求等也需要一个统一的文本要求,以及填报和发布平台。

attachments-2021-01-gPUGcRt66006c35d7909e.jpg

在企业端积极运作的同时,IPE还在积极地推动相关制度的落地。


因为即便IPE多年来通过推动自愿填报来促进企业披露污染物排放与转移情况,但环境信息公开还只限于领先企业的自愿披露,真正全面改善有害化学品排放与转移管理,还需要相关部门全面实施强制披露制度。


所以在最近危险化学品安全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过程中,IPE与21家环保组织积极参与并共同撰写了联合意见和建议。


其中就包括增加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的相关内容,希望加强立法对信息公开的重视,以此来推动污染物尤其是危险化学品排放信息的公开


张慧透露,NGO们注意到了此次的危险化学品安全法(征求意见稿)对环境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方面的相关内容有所缺失。


因此在共同撰写联合意见和建议时,提出增加有关内容,即“负有危险化学品安全监督管理职责的部门将各自负责信息纳入危险化学品信息管理系统进行管理,并进行部门间共享。


省级以上应急管理部门建立危险化学品信息公开平台,对本区域内除涉密信息外的危险化学品管理相关信息向社会进行统一公开。


对涉及第十五条危险化学品的登记信息、第二十九条危险化学品生产、贮存企业的安全风险等级评价结果,以及第九十五条废弃危险化学品管理计划等向社会公开”。


展望2021年,张慧表示,IPE希望与包括NGO、品牌、工业企业、金融机构等更多利益方携手,持续推进工业企业提升环境信息披露的水平和质量,并协助工业企业提升资源能源使用的效率,降低化学品、污染物以及温室气体排放,助力实现减污降碳的协同目标。

  • 发表于 2021-01-19 19:43
  • 阅读 ( 1143 )
  • 分类:行业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陈一格
陈一格

8 篇文章

作家榜 »

  1. 瓜瓜。 45 文章
  2. 邹胜利 32 文章
  3. 大欣 29 文章
  4. 合一绿 25 文章
  5. 1267 24 文章
  6. 远道可思 18 文章
  7. 半个朋友 16 文章
  8. 秋风后的雨季 13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