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石环保:化工园区环境治理该向哪儿发力?

今年3月1日,我国首部流域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将正式施行。在此之前,长江沿岸已经开展了5年左右的生态环境治理工作,清船清网,禁捕退捕,腾退岸线,污染治理等方面,都已经...

今年3月1日,我国首部流域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将正式施行。
在此之前,长江沿岸已经开展了5年左右的生态环境治理工作,清船清网,禁捕退捕,腾退岸线,污染治理等方面,都已经初见成效。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化工园区的环境治理问题。
在《长江保护法》中,有多项规定涉及化工园区,例如禁止在长江干支流岸线一公里范围内新建、扩建化工园区和化工项目。
长江流域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组织对化工园区和化工项目等地下水重点污染源及周边地下水环境风险隐患开展调查评估,并采取相应风险防范和整治措施等。
长江流域化工园区的环境治理问题正是绿石环境保护中心核心项目之一绿邻共建计划的关注重点。
在绿石环境保护中心总干事李春华看来,除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外,要想对化工园区进行有效的环境治理,需要更多地提升相关人员的整体治理水平方面下功夫。

评估评价化工园区管委会的治理能力

首先绿石在2020年重点进行的是一项基于公众视角、针对长江流域的化工园区环境治理水平进行评估的调研工作。
这项工作主要基于一套绿石从2008年就开始研发迭代的评价体系,旨在通过对化工园区环境风险的调查,评价化工园区管委会的环境治理水平。
据李春华介绍,这一评价体系分为三大板块,分别是化工园环境治理效能、信息统筹和多元主体与环境治理。这三大板块组成了一个立体全面的评价逻辑。
>> 环境治理效能板块的重点放在园区管委会是否基于一定的环境治理逻辑,推出合理的管理制度,监督监测体系等,完善园区内的硬件设施等。
而信息统筹板块与多元主体与环境治理板块则偏重于“软实力”。
>> 所谓信息统筹,指的是园区管委会对自己园区内环境信息进行有效的统筹,做了相应的披露,包括环境治理信息、环境质量信息、环境监督信息、环境互动信息。
评价体系看的是这些信息的全面性,还有园区是在主动公开这些信息,还是依照规定公开,还是没有进行公开。
>> 多元主体环境治理板块考察的是管委会除了自身的环境治理工作之外,能不能充分的去调动周边社区和园区内企业的参与。
所以考察内容更多地围绕这两个部分的参与,评价相应的机制、相应的制度保障、相应的鼓励措施与执行情况。

attachments-2021-01-pu2OIkgh60157c8d4195e.jpg

考察分为ABC三档,在李春华看来,合规档大部分都是合乎现行法律法规规定的,是化工园区治理的标准线。
但在绿石的评价体系中,仅仅履行了法律规定的管理义务,是应该被归为“低档”的。而A档基本是处在国内先进水平,C档则是不合格的。
从方法层面来讲,有1/3左右的数据是来自于面向园区管委会的访谈,1/3的数据是来自于绿石方面桌面调查过程中的信息检索,余下1/3的数据则是来自于绿石的实地调研或者与附近居民的访谈,之后根据每项细化的内容测评具体指数。
绿石从2018年开始使用这一评价体系,目前已经是更新于2020年初的第二版新版本。从2018年至今,绿石已经完成了江苏省所有化工园区的评价工作。
2020年绿石则更多地将目光转向了江苏以外的化工园区,通过与一些伙伴机构的的通力合作,目前已经完成了全国多个省市60余个化工园区的评价工作。
什么是“好”的化工园区治理
在李春华看来,国内的化工园区在最近几年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是,在2019年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厂爆炸事故发生后,化工园区整体上的是在往规规范化方面去走的。
2020年2月26日,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工作的意见》(下面简称“两办文件”)。
文件提出“制定化工园区建设标准、认定条件和管理办法”、“对现有化工园区全面开展评估和达标认定。”
这是化工园区认定工作第一次出现在两办文件要求当中,化工园区认定及评估工作已经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

attachments-2021-01-MqeYZx3X60157cbe88387.jpg

据李春华介绍,在这之后出现了很多以政府为主导的化工园区整顿治理行动,相关规章制度也在逐步推出。
2020年7月21日,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原材料工业司的支持下,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简称“园区委”)主导编制的《化工园区综合评价导则》(GB/T 39217-2020)国家标准正式发布,将于2021年2月1日开始实施。
除此之外,有关化工园区建设的《智慧化工园区建设指南》、《化工园区公共管廊管理规程》两项国标已于2020年内发布。
还有《化工园区危险品运输车辆停车场建设标准》、《绿色化工园区评价通则》、《化工园区应急事故设施(池)建设标准》、《化工园区开发建设导则—总纲》四项团标均已于2020年内发布。另有一批多项标准正在编制。
政策“井喷”对应的,是领域内专业研究的缺乏。
因为关于化工园区管理制度的研究比较少,各方都没有形成关于化工园区环境治理水平的标准的一个共识。
“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管,管委会也不知道。管委会手中有多少权利,应当履行哪些义务,他们都没有明确的概念。”
李春华说,“所以化工园区的环境治理大多依赖于管委会的自主实践,依赖于管理人员个人对于园区环境治理问题的重视程度和认识的深度,但基本上还都未能形成一个所谓的可复制的成功模式。”
针对这些问题,绿石从2019年就开始了一项收集化工园区环境治理方面创新实践案例的工作。2020年又开始横向地对比各省之间的政策差异,主要是江苏和山东这两个化工大省。
“你能明显感受到两省在制定关于化工园区相关政策标准的时候出发点的不同。”
李春华透露,像江苏和浙江这样拥有龙头化工企业的省份不太顾虑是否会影响全省化工经济收入的基本盘,所以他们的思路是淘汰“落后产能”,淘汰力度很大。
而更靠北部一些的山东,则是先把化工园区框出来,通过政策支持这些化工园,然后在化工园以外的这些化工企业择优进入化工园发展,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快速实现全省范围内的产业升级。
“你会发现化工园其实关系一个行业的整个发展趋势,所以它跟经济有关,跟环境有关,跟安全有关。对化工园的政策其实反映了各省基于自身情况做出的不同的考量。”李春华说。


提升整体治理水平

尽管大批政策制度在不断推出,但在李春华看来,也不能仅靠国家出台大量政策来解决问题。
“政策更多地是划出了合格的化工园区的标准线,比如要达到多少产能,达到多高的标准,但并不会规定达到这些门槛的过程中管委会等方面应该怎么做。具体怎么做,要看各个园区怎么发挥了。”李春华解释道。
李春华认为,要提升整体的园区治理水平,需要针对三个群体做工作,即管委会的工作人员、高校研究者们和被称作“环保管家”的企业。
当管委会不具备足够的专业水平时,就要依托外面的环保管家管理园区内的环境问题,这些环保管家大多是国企,所以改变提升他们的意识是很重要的。

attachments-2021-01-ZpJ9Cq2V60157d1089f5d.jpg

所以2020年,绿石的第三项重要工作就是开发化工园区环境治理的线上课程平台,加紧整理相关课程的文字稿件。这也将是2021年机构的重点工作之一。2021年,李春华还希望绿石能够推动一些小工具的开发上线。
此外,因为各地环境政策的变化,不少企业希望可以从东部搬迁至西北部地区的化工园区。
所以2021年,除了长江流域的园区调研工作外,绿石还将将一部分注意力放在黄河流域的化工园区,了解不同地域之间的差别。
李春华说:“我们希望能在最开始的阶段帮助这些企业,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在这些企业在新的工业园区落地伊始就为环境治理工作做出更好的规划。”


  • 发表于 2021-01-30 23:38
  • 阅读 ( 738 )
  • 分类:环保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1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快线.
快线.

5 篇文章

作家榜 »

  1. 瓜瓜。 45 文章
  2. 邹胜利 32 文章
  3. 大欣 29 文章
  4. 合一绿 25 文章
  5. 1267 24 文章
  6. 远道可思 18 文章
  7. 半个朋友 16 文章
  8. 秋风后的雨季 13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