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满江淮:危废项目议题需要更加聚焦

“在试炮营村的附近一个污泥填埋场,我们对现场的污泥取样检测后,发现总锌的含量严重超标。”“这个污泥填埋还弥漫着一股很重的化工气味。这个污泥填埋场面积较大,只有部分用铁皮围了起来,而它...

“在试炮营村的附近一个污泥填埋场,我们对现场的污泥取样检测后,发现总锌的含量严重超标。”
“这个污泥填埋还弥漫着一股很重的化工气味。这个污泥填埋场面积较大,只有部分用铁皮围了起来,而它的周边,主要就是农田。其实我们在河北调研的时候,发现了很多污染场地、很多填埋场的旁边都是农田或者果树。”
2019年10月,安徽绿满江淮的工作人员龚宇晴在分享污染场地治理问题的经验时,讲述了在河北炮营村污泥填埋场看到的景象。

attachments-2021-01-cwXmzKCS60157dc1341d0.jpg

固废和危废问题在近两年愈发受到生态环境部门的重视,也在逐步取得治理成果。
不过在2020年11月30日召开的生态环境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固体废物与化学品司司长邱启文对我国固废污染防治工作表现出了审慎态度:

“‘十四五’时期固体废物污染防治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生态环保任重道远。”

相比舆论目光长期聚焦的进口洋垃圾问题,危险废物造成的环境风险此前只在重大事故时引发短暂的社会关注。
据报道,邱启文介绍,下一步,生态环境部将科学评估处置能力需求的缺口,着力提升危险废物集中处置能力。

attachments-2021-01-G8l5v1Cp60157e1e327ef.jpg


危废问题被提上日程

有媒体将2020年称为固废管理的关键一年。除了行政部门的决策,还有制度上的重大进展。
今年9月1日起,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以下简称新固废法)开始实施。

新固废法进一步明确了企业的主体责任,进一步细化了固体废物处理各环节的主体责任,强化了对工业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的监管。


随后,11月5日,2021年版《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审议通过并公布,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这部关于危废的最新名录,作为一批生态环保领域的规范性文件发布的“头阵”率先公布。
同时生态环境部指出,《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是危险废物环境管理的技术基础和关键依据,表示要指导地方通过《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施行,进一步提高危险废物属性判定和环境管理的精准性,推进危险废物分级分类管理,切实提高危险废物环境管理水平。

各方对于危废问题的重视直接体现在了相关项目的实践过程中。

绿满江淮(合肥市庐阳区深蓝环境保护行动中心)今年向一些重点省份邮寄了关于政府督促企业落实危险废物处置相关信息公开的建议信。
而河北省超期未答复,机构就通过行政复议的方式向生态环境部进行了复议,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河北省生态环境厅下发了一个紧急通知,一方面直接要求企业去落实法律的信息公开要求,一方面要求县市一级的生态环境局依照建议信,加大对企业信息公开的执法。
省级部门直接下发紧急通知,这是绿满江淮近两年邮寄建议信后未有过的重视程度。
作为关注工业污染和危废问题的NGO,绿满江淮今年在这两方面都开展了相应的工作。
在工业污染方面,机构主要通过实地调研、在线监测数据监督及与园区管委会合作等方式,推动园区内企业排放达标及园区环境管理合规。

attachments-2021-01-4Gj58LsL60157eca8e535.jpgattachments-2021-01-pnR3TEhr60157ed171715.jpg

而在危险废物方面,通过信息公开、实地调研、寄送建议信等方式监督因化工生产企业搬迁或倒闭所导致的遗留污染地块的修复工作、或建议危险废物产生企业依法公开其危险废物产生量、种类、处置与转移。
除机构本身的监督行动督促企业信息公开以外,绿满江淮还通过政策倡导的方式建议各级的生态环境保护部门加强对企业的行政监督。
据绿满江淮执行主任李向南介绍,受到年初疫情的影响,今年项目开展时间较短,但跟往年的工作相比较,成效却更明显,比如说在跟政府互动方面,或者是建议采纳方面,会比较相对之前多一些。”

结果向好,离不开更聚焦与多元化的转变

项目时间变短了,效果却变好了。李向南认为首先离不开工作思路上的一些调整:“这可能是因为今年做了一些项目策略上的调整。我们关注的方向更加聚焦。” 
李向南告诉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机构正在将水保护、工业污染、危废这三个方向的工作进行集中梳理,制定新的战略规划:

将危废议题转化为机构的核心板块,作为核心业务推进。

做出如此考量的原因在于,目前国内系统关注危废议题的机构非常少,而政府部门对化学品和危险废物这一块的监管与政策要求却越来越多,开展工作的空间较大。
并且绿满江淮是国内第一家关注危废议题的民间环保组织,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和成果积累,在行业中具有先发优势。
而另一方面的转变则是“借力”:借助更多元化的方式,让更多的人来参与其中。
“这不仅仅指机构能找到更多员工去负责这个项目。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增强对外交流,通过政府部门、外部的专家学者来协助相关部门或机构达到更好的项目成效。”
李向南认为,这是今年能够在帮助促成政府合作和政府沟通等方面取得好的成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有外部局限,但仍需提升自身
即便今年的项目效果不错,但作为NGO,绿满江淮依旧需要面临一些外部局限因素,这其中最明显的依旧是“权限”问题。
绿满江淮日常工作的一项,就是定期去重点企业或场所进行实地调研。但是,还是会有一些阻拦等其他情况的出现。
李向南表示,随着政策和观念转变,希望今后工作会更方便展开。
除了外部因素外,项目效果也与内部管理、人员培训等方面有关。
01一方面,得益于机构项目的长期延续性,工作人员能够在长期规划内不断成长,包括知识积累、应对策略等。
02另一方面,Ngo的工作主观能动性很重要,所以增强工作人员的行业认同感和自我管理能力非常重要。 
李向南说,机构将每个重点项目据项目目标、行动计划做拆分,把责任落实到具体每个人的身上,要让每部分的工作都有人兜底。
此外,资方提供的一些学习网络对员工也是很好的培训机会。


  • 发表于 2021-01-30 23:46
  • 阅读 ( 1596 )
  • 分类:要闻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快线.
快线.

5 篇文章

作家榜 »

  1. 瓜瓜。 45 文章
  2. 邹胜利 32 文章
  3. 大欣 29 文章
  4. 合一绿 25 文章
  5. 1267 24 文章
  6. 远道可思 18 文章
  7. 半个朋友 16 文章
  8. 秋风后的雨季 13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