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太行山区,有一片“豹乡田”

5月初的太行山脉暖意融融,山花绚烂。在山西省和顺县的70亩土地上,旋耕机的轰鸣声与农人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拉开了“豹乡田”春耕的序幕。

attachments-2024-05-S2qMNToJ663cb2120cd3e.jpg

触发设备拍摄的华北豹 宋大昭、肖诗白供图


5月初的太行山脉暖意融融,山花绚烂。在山西省和顺县的70亩土地上,旋耕机的轰鸣声与农人的吆喝声交织在一起,拉开了“豹乡田”春耕的序幕。


“我们这儿可是响当当的华北豹第一县!这片田不仅为人,也是为豹子和其他野生动物种的!”日前,豹乡田(和顺)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王杰站在田埂上自豪地说。


太行山区有个华北豹第一县


华北豹是中国特有的豹亚种,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作为华北地区仅存的大型肉食动物,华北豹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生态功能。栖息在和顺县及周边山地的华北豹是整个华北地区最重要的核心源种群之一,担负着该物种繁衍扩散和长效保护的光荣使命。”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李晟说。


在和顺县政府支持和指导下,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和重庆江北飞地猫盟生态科普保护中心(以下简称“猫盟”)开展了全县华北豹种群调查。调查显示,目前在和顺-榆次大约800平方公里的栖息地上,每年可监测到40只左右的成年豹个体和10至20只幼崽。


这样的保护成果来之不易。20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非法捕猎、伐木和栖息地丧失等原因,华北豹的种群数量锐减。“得益于1998年后启动的天然林保护工程以及各地执法力度不断加强,太行山等山脉中留存的华北豹种群获得了喘息的空间,开始稳定地繁衍后代。”猫盟执行主任黄巧雯告诉记者,2013年,和顺县就将西部的马坊乡和横岭镇划为“和顺县西部生态功能保护区”,几乎占到了全县面积的一半,并从2018年起,逐步形成了“政府+科研机构+公益组织”的生态保护合作模式,有效保护了华北豹的生存环境。


在多方共同努力下,太行山中部的华北豹保护初见成效。10年间,至少有77只小豹子在和顺县出生。


让农田成为推进保护的新支点


随着研究的深入,隐忧开始浮现。根据历年来的华北豹个体识别结果,科研机构发现,由于栖息地不足,这里的华北豹开始出现内部竞争加剧、个体寿命偏短以及近亲繁殖等问题。曲阜师范大学对在此地收集到的豹粪进行了DNA分析,检测到其中高比例的个体存在近交风险。据了解,野生动物的近亲繁殖会使种群基因多样性下降,对外部变化的抗压能力下降,进而影响种群的持续发展。


华北豹为何会面临近交风险?在自然保护工作者心中有着明确答案——华北中部的华北豹目前处在栖息地高度破碎化且核心栖息地之间连通性十分脆弱的境况之中。


“研究和顺县华北豹的活动路径可以发现,保护区外存在大片华北豹频繁活动的区域。在这些区域生活的居民对华北豹的接受度,对栖息地的完整度和连通性非常重要,这也是我们与当地百姓一起创立‘豹乡田’的初衷。”黄巧雯说。


在太行山脉中,散落的农田与森林生态系统高度嵌套。马坊乡乐毅村、小南沟村和饮马池村的交界地带位于山脊围成的沟谷之中,是野生动物能够高度利用的区域。于是,2023年,自然保护工作者和村民们在这里为野生动物们种下了这片独特的“豹乡田”。


王杰介绍,“豹乡田”选取了绿豆、黑豆、玉米、火麻、莜麦、苦荞和向日葵等十多种农作物,形成了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农作物群落,不使用杀虫剂和除草剂,产出的农产品让人放心,同时也使这里的食物链变得更加完整。


“豹乡田”试种后,自然保护工作者们欣喜地见证了这里的变化:这里聚集了可能是全马坊乡最多的昆虫,来筑巢和繁殖的小型鸟类也变多了,小型动物的造访也在增加。2024年2月9日,还有一只母豹带着3只小豹路过。


根据野生动物的行为习惯,自然保护工作者们在地图上标出了地名——“南豹沟”“獾乐谷”“翠鸟窑洞”“鸳鸯池塘”“猛禽湾”等,他们期盼着这片农田能够连接起南北两座大山,成为野生动物觅食和向外扩散的绿色通道。


“我们建议将华北地区的华北豹视为一个区域性集合种群进行管理和保护,加强不同保护地和行政区之间的合作,以确保其在人类主导景观中的长期续存。”李晟说。


“豹肥”和“人富”共存


与公众对大型肉食动物的刻板印象不同,华北豹通常不会攻击人类,所以这里世代与之共存的村民们并不害怕它们,反而常常会说豹是君子。但是华北豹偶尔也会捕食村民在山上散放的小牛,给当地造成经济损失。


“保护华北豹和其他野生动物对生态系统的稳定运行很重要,这是让全社会共同受益的好事,不能唯独让与它们比邻而居的村民们承担代价。”如何让“豹肥”和“人富”共存,是黄巧雯和同事们的心头大事。


早在2015年,和顺县生态保护协会与猫盟就筹措了公益资金,对村民的畜牧损失进行分级补偿。2022年,省级野生动物致害补偿保险试点工作落地和顺县,每年投入总保额120万元,对华北豹捕食牛羊、野猪啃食玉米等情况进行妥善处置,有效化解了“人兽矛盾”。


“在现有补偿基础上,我们还想通过‘豹乡田’试点,探索出更多生计替代项目。”黄巧雯介绍,当地村民除了获得土地流转资金,还能成为“豹乡田”的“管家”,每管护一亩地每年可以获得1000元的收入。“我们将依托‘豹乡田’IP,以合作社为主体,进一步开发农产品加工、农耕体验、露营夜观和自然研学等多样化产品,帮助当地村民从好生态中获得真金白银的实惠。”

  • 发表于 2024-05-09 19:25
  • 阅读 ( 165 )
  • 分类:行业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溪泽源
溪泽源

63 篇文章

作家榜 »

  1. 溪泽源 63 文章
  2. 瓜瓜。 45 文章
  3. 合一绿 40 文章
  4. 邹胜利 32 文章
  5. 大欣 29 文章
  6. 远道可思 24 文章
  7. 1267 24 文章
  8. 曾俐 21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