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C草地保护案例 | 可持续放牧管理

人类对粮食和动物蛋白的需求增加导致草地开垦、过度放牧等对草地的不合理利用现象,加上气候变化等因素的影响,草地生态系统退化严重。据估计全球约有一半的草原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5],尤其是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

attachments-2024-06-nk62P8KS6672c09f8a490.jpg

© Ami Vitale/TNC


6月是草原植被蓬勃生长的黄金时节,值此之际,我们推出TNC草地保护系列案例,为加强草原保护与修复、维护我国生态安全的重要屏障添砖加瓦。本期为草地保护系列案例的第一期,介绍TNC在可持续放牧管理方面的实践经验。


草地生态系统是地球表面重要、面积最大的自然生态系统之一,天然草地约占全球陆地总面积的40%[1][2]。草地储存了陆地生态系统中近1/3的碳;作为重要的农牧业生产资源,草地提供了全球30%-50%的畜牧产品,养育了全世界约25%的人口,在涵养水源、调节气候、防风固沙等方面亦具有重要的作用[1]。目前,人类对天然草地最主要的利用方式仍为放牧,全球大约有一半的草地为放牧地,放牧为人类提供了近一半的食用肉类及三分之一以上的奶类[3]。强度适宜的放牧可促进牧草生长,有利于提高草地生产力,维持草地群落稳定,促进物质循环与能量流动[4],有助于草地生态系统的正向演替。


然而,人类对粮食和动物蛋白的需求增加导致草地开垦、过度放牧等对草地的不合理利用现象,加上气候变化等因素的影响,草地生态系统退化严重。据估计全球约有一半的草原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5],尤其是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


attachments-2024-06-zaduwmxi6672c0d950a25.jpg

可持续放牧管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Aaron Huey/TNC


1.可持续放牧管理


过度放牧会导致植被破坏、土壤侵蚀和水资源枯竭等[6],引起草地退化,从而进一步影响当地的生态环境、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为遏制草原生态持续恶化的势头,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促进草原可持续利用,合理放牧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放牧管理可分为自由放牧和划区轮牧两种类型。自由放牧指不做分区规划,家畜在同一块草地上连续采食几周至几个月,牲畜可在草地上自由游走采食;划区轮牧通常是通过设立永久或临时性围栏来划分放牧地,依据科学计算和规划,通过制定和执行放牧方案,从而有计划地控制家畜的采食时间、采食范围,实现轮流放牧利用和收集牧草的一种草地利用方式。


科学的可持续放牧管理是在维持草地生态系统健康的同时实现牧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在资源合理利用、退化草场恢复、保证牧民收入、减少生态修复支出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研究和指导意义[7]。可持续放牧的关键在于通过在时间和空间上对放牧行为进行调整达到适宜的放牧强度和放牧频度,采取合理的休牧和放牧周期或在不同区域轮牧降低放牧压力,同时还需根据季节变化适时地对家畜进行舍饲,降低冷季超载概率,达到牧草和家畜的平衡,进而实现对有限草地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可持续放牧包括两个核心:


强调草地生态系统的保护和恢复:在放牧过程中,必须遵循草地生态系统的规律,避免过度放牧和滥采滥垦,必要时应采取禁牧和休牧措施恢复生态系统功能;


追求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协调发展:过度追求经济效益往往导致草地资源的过度消耗和生态环境的恶化,从而损害未来的经济效益,需根据当地资源承载力协调生态发展,实现经济上的可持续。


attachments-2024-06-h5TscwYX6672c1695aa85.png

© Rick McEwan/TNC


2.TNC可持续放牧管理实践


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在过去几十年的实践中将传统放牧和科学创新相融合,通过可持续放牧管理获得生态和社会经济效益,为全球提供草原可持续发展参考。


坦桑尼亚:提升治理能力,改善放牧管理


坦桑尼亚北部稀树草原地区拥有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当地社区以游牧为生,长期以来与角马、斑马、大象等野生动物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约80%的野生动物栖息地位于保护地外的社区和私有土地上,无序放牧、干旱持续频发、牲畜数量增加以及草地面积缩减等问题导致社区经济与自然保护的协调发展面临严峻挑战,入侵物种代儿茶(Dichrostachys cinerea)的威胁也进一步挤占了家畜和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


TNC和坦桑尼亚北部牧场倡议(NTRI)的合作伙伴共同启动了支持当地社区和机构加强治理能力的项目,以改善草地生态系统管理、提升草原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具体措施有:


建立社区保护地:通过设立野生动物管理区(Wildlife Management Area,WMA)的社区保护地形式连接社区生计、旅游投资和野生动物保护,使社区通过保护与管理野生动物获得生态和经济收益。部分区域的WMA还可作为“饲草银行(grass bank)”,以确保在干旱季节可提供足够的高质量牧草。


安装植物围栏:与社区居民合作建造了1000多个由本地速生树种加固而成的植物篱(“living walls”),几乎消除了野生动物对家畜的不利影响,帮助超过1.4万名牧民提升了家畜的安全性,同时建立围栏所用的枝条来自居民自己的本地树种,成本降低了25%,这是一种经济有效且可持续的人兽冲突解决方案。


划区轮牧:TNC参考传统的轮流放牧方法,通过划定特定的放牧区域进行轮区放牧的方式,防止过度放牧。同时推行集体放牧和有计划地季节性放牧,培训牧民可持续放牧管理方法,以便更好地利用有限的土地资源。


设立社区协调员:TNC安排社区协调员每周巡视公共牧区,以确保牧民按照划定好的放牧区进行放牧,并禁止在未分配范围内进行任何形式的放牧行为。社区协调员还负责培训相关人员草原管理方法,以确保整个社区遵守共同制订的合理、科学、可持续的放牧计划。


attachments-2024-06-tWSvBaOz6672c1cc670d2.jpg

可持续放牧管理培训课程上为牧民讲解划区放牧范围。© Roshni Lodhia/TNC


项目成果显示,社区越来越多地从健康的自然资源中获得可持续的受益,至少有10个村庄通过此类方式每年获得至少2万美元的收益。2018年项目执行后,Randilen WMA的总收入为19.2万美元,比2017年增加了51%,当地的经济和自然环境韧性得到了改善。除了生计得到加强外,关键野生动物种群(大象、角马、斑马和狮子)保持稳定,最近的研究表明,在建立WMA之后,长颈鹿等野生动物数量有所增加,大象数量从1990年的约2000只增加到约4200只,进一步验证了WMA对国家公园周围高质量野生动物栖息地的积极影响。


美国科罗拉多:整体计划放牧与创新科技助力畜牧业可持续发展


在美国科罗拉多州,TNC从2011年起和Savory研究所合作在四个牧场试验整体计划放牧(Holistic Planned Grazing, HPG)管理,并通过监测评估等科学研究改进方法,恢复草地生态功能,增加草地生产力同时保护草原生物多样性。


 相关阅读


整体计划放牧是通过在牧场内多个划分的围场(Paddock)轮流对牲畜进行短期集约放牧,以及根据对牧场条件的持续监测来调整放牧管理计划的放牧制度。在制定放牧计划时,牧场管理人员会先根据植被恢复的时间规划区域,同时监测围场中的草地生长状况,再决定牲畜在一个地方采食的时间、下一步迁移地点以及返回时间,通常使牲畜集中在一个围场内采食较短的时间,随后移动到另一个围场,移动速率由草的生长速率决定。管理人通过在地面上用围栏、天然屏障划定分区,或者用火烧或其他自然特征(如河流等)分区,控制牲畜在不同放牧区域的移动。HPG还要求考虑影响放牧的各方面要素,包括繁殖期、断奶时间、雪季、火灾、野生动物栖息地与繁殖地等。HPG与轮牧、合理放牧的主要差异在于HPG的放牧期基于草的生长状况和恢复时间制定,利用牲畜进行土地恢复,通过在围场上保存“时间”来应对干旱,考虑了火灾防治,同时综合考虑了社会、环境和经济因素,因此HPG具有更好的气候韧性,在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气候事件方面具有更强的适应性和抵抗力。


attachments-2024-06-8tvVgHpE6672c20c9be40.jpg

整体计划放牧。© Savory Institute


在野生动物种类丰富的Fox牧场,TNC在意识到牧场的生态价值后与合作伙伴、牧场承租人在Fox牧场收集牧场相关数据、研究成果等,制定了兼顾保护与生产的放牧计划。


Fox牧场的“放牧计划和控制图”包含每日活动时间表和资金管理工具,不仅包括牛将在哪个围场上放牧,还包括诸如冷暖季节植物生长的开始和结束时间、草原松鸡的繁殖时间以及每个围场的休牧天数等细节。每一年牧场管理人员都可以回顾放牧的模式、每个围场被放牧的时间和草的生长情况,然后根据当年剩余的可用草数量来决定是否扩大/减少牲畜的规模。同时项目还由第三方进行整体监测,监测与评估多项栖息地指标和各类濒危物种,建立了监测样带,帮助确定生态过程(包括水循环、养分循环、光合作用、群落动态)的健康状况和趋势,以监测HPG如何有助于改善牧场的生态过程、提高生产力、增加收益、改善野生动物栖息地和整体景观韧性等,辅助决策和调整计划。


2012年干旱发生,团队迅速实施并及时调整了HPG,成功地避免了干旱对牲畜和土地的不利影响,牧场没有因为牲畜数量而遭到破坏。TNC还投入大量资金修建围栏,改善水利基础设施便于蓄水。在项目实施的第一年,尽管遭遇了历史性的干旱,但牛的载畜量提高了93%,体重提高了37%。2016 年报告显示,开展HPG后牧场生长季延长,与对照组相比,2012-2014年干旱期间生长季时间保持稳定、生长季延长。此外,TNC开发并改进了测量土壤和植被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LandPKS,帮助牧场主监测评估野生动物栖息地潜力并测量其土地上牲畜草料的利用率。


TNC与整体管理国际(HMI)合作开发培训课程,为牧场主举办适应性管理研讨会,针对整个科罗拉多州干旱条件和气候变化情况进行整体规划,同时纳入整体管理的关键要素(资金、基础设施等),开发了牧场管理规划指南[8],便于牧场主制定牧场运营、保护、资金、基础设施规划等,并记录实际监测和结果、调整管理和进展情况等多方面内容。


attachments-2024-06-a5D2stvM6672c23d762c5.jpg

牧场主讲解放牧管理。© TNC


TNC还与大型牛肉采购商合作,如麦当劳和沃尔玛,与多方利益相关方共同制定路线图并采取措施实现供应链的可持续性,包括为牧场主提供创新工具和资源来制定可持续管理计划、通过公私合作推广应用再生放牧措施、成立试点项目测试科学放牧工具等。作为美国可持续牛肉圆桌倡议(USRSB)发起成员之一,TNC提供了科学支持,确保生态系统健康、水质和水量以及减排为该倡议的优先事项,以推动牛肉供应链可持续发展。


2022 年,TNC 和合作伙伴还在科罗拉多启动了虚拟围栏(virtual fencing)研究项目,研究虚拟围栏如何帮助管理人员改善土壤碳储存、维护生物多样性和促进经济发展等。虚拟围栏是一种通过给牛群佩戴装有先进GPS跟踪系统的特殊项圈来实现对牛群运动范围的控制的创新技术,可以用来移动牛群或创建隔离区,而无需物理围栏线,减少草地上的物理屏障,维持栖息地连通性。


attachments-2024-06-PgCsSR876672c263dde4c.jpg

© Tony Capizzo/TNC


草原保护在各地区生态建设中占据重要地位,实现生态保护与农牧业生产的平衡发展是当前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点之一。以牧养草,以草促牧,实现可持续、有计划、有管理的放牧,既可以保障当地社区居民的利益,也可以使草地资源得到保护。


TNC的草原可持续放牧实践表明,采用系统的方法,即包含计划、监测和适应的循环过程,进行持续改进,对于增进牧场的韧性及效益十分重要,同时在保护中兼顾社区生计和多种资源要素也对社区发展及保护的可持续大有裨益。


[1] White, R. P., Murray, S., Rohweder, M. (2000). Pilot Analysis of Global Ecosystems: Grassland Ecosystems. Washington, DC, USA: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

[2] Blair, J., Nippert, J., & Briggs, J. (2014). Grassland ecology. Ecology and the Environment, 389, 389-423.

[3] Hodgson, J (1990). Grazing Management: Science into Practice. Longman Scientific &Technical, New York, 1-2.

[4] 张扬建,朱军涛,沈若楠,等.放牧对草地生态系统影响的研究进展[J].植物生态学报,2020,44(05):553-564.

[5] Bardgett, R. D., Bullock, J. M., Lavorel, S., Manning, P., Schaffner, U., Ostle, N., ... & Shi, H. (2021). Combatting global grassland degradation. Nature Reviews Earth & Environment, 2(10), 720-735.

[6] 李瑜琴,赵景波.过度放牧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与控制对策[J].中国沙漠,2005(03):404-408.

[7] 沈佩宇. 锡林郭勒典型草地可持续放牧利用研究[D].内蒙古农业大学,2022.

[8] https://www.nature.org/content/dam/tnc/nature/en/documents/IRMP_Guide_FINAL_061522.pdf

  • 发表于 2024-06-19 19:38
  • 阅读 ( 89 )
  • 分类:环保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溪泽源
溪泽源

72 篇文章

作家榜 »

  1. 溪泽源 72 文章
  2. 瓜瓜。 45 文章
  3. 合一绿 40 文章
  4. 邹胜利 32 文章
  5. 大欣 29 文章
  6. 远道可思 24 文章
  7. 1267 24 文章
  8. 曾俐 21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