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边界,创造彼此的改变与合作|对话实验室 · 空中对话

自2022年初至今年3月底,在以海南本土环境组织为基础,促进不同相关方参与和共创的环保组织能力建设和行动网络项目中,善导有幸作为外部协作者,承担其中的协作技术学习培训、关键性会议协作及陪伴支持的工作,带领参与的伙伴学习了不同的协作方法,也鼓励伙伴们创造从个人到集体的实践与行动。

导语:


海南智渔可持续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以下简称“智渔”)是首家关注渔业、渔村和渔民的公益组织,专注推动滨海渔业社区的可持续发展。


自2022年初至今年3月底,在以海南本土环境组织为基础,促进不同相关方参与和共创的环保组织能力建设和行动网络项目中,善导有幸作为外部协作者,承担其中的协作技术学习培训、关键性会议协作及陪伴支持的工作,带领参与的伙伴学习了不同的协作方法,也鼓励伙伴们创造从个人到集体的实践与行动。


在过去两年,整个行动涉及到议题边界的消融(环保和社区)、组织边界的消融(跨组织合作)、和社会边界的消融(公益、高校、政府、法律)。来自不同背景的伙伴接连尝试打破边界,促进不同社会力量和在地力量共同回应湿地保护的问题。


6月11日,四位亲历此次行动的韩寒(对话者)、周志琴(对话者)、洪图(对话者)和陈志君(主持人)齐聚对话实验室,以“界”为引子,共同讲述了与那些与“边界”有关的故事。


本文为当晚精彩对话的要点整理,部分内容有删改。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扫码识别海报,跳转或移步善导视频号主页获取全程直播回放。


Ps.《海南环保组织行动网络 社区及跨组织协作知识手册》也于近日正式发布,手册汇聚了此次共学过程中的知识资料,既有先行者们的探索和反思,也有实用的工具方法,欢迎大家移步文末或点击“阅读原文”进行详细阅读和下载。


attachments-2024-07-RF1dZJQc6687ed398fb9a.png


01.跨组织合作中会遇到什么挑战?


 陈志君:当涉及到真的要投入精力和时间来去做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优先服务于一个公共的目标,还是优先服务于我们机构的这个目标?然后如果我两个地方都想兼顾,那我把自己当成什么人?我是不是得牺牲自己?


Heaven:如果只是大家好你好我好,大家没有什么深入的纠葛的时候,那可能互相保持距离就行。但当我们真的需要深入地去互动,比方说像我们这一群伙伴需要深入地去做成一件事的时候,那么我们就必须要面对与自己不一样的人,必须在这样的一种不一样里面找到自处的机制,就是我怎么能够过去这个坎。


周志琴:比如有伙伴会比较焦虑地跳出来说,不想搞什么这个社交,我本来就是来看看鸟或是抓抓虫子挺好的,我干嘛要想那么多复杂的东西。在所有的社会利益相关方里头,环保组织、 NGO 应该是大家的共同语言交集最多的了,如果我们跟自己最相似的这部分圈里人交流和合作都有这么大的困难,想去逃避和退缩,不去共识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那我们还从何而谈动员社会更多的力量去创造更多的合作?


Heaven:在社区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一开始就是想走轻的做法,但从轻从浅的做法,好像已经没有办法去回应那个真实的社区的环境和共识问题,对我们来说,问题已经变成怎么去突破自己的那个舒适区,然后再把自己放到那个交界里面去做一些行动和尝试。


02.面对各种挑战,如何增长内心的勇气?


韩寒:为什么会想到拉着大家一起共学,一起从环保组织如何去看待社区,就是因为有的时候自己去干这件事很可能思前想后,那大家一起干就能壮胆了,胆子大一点,然后你干一点,我干一点,大家拼凑在一块就取得了更大的一个成效。


周志琴:当你在边界的时候,你看到的是边?还是看到的是相交?以前我会很害怕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或者是我跟别人的这个界限在哪?但在那次行动之后我觉得我不是在打通跟别人的边界,而是看到了其实我们是有机会跟别人相交,然后通过相互学习的方式来去促进彼此改变,或者说彼此尊重,然后促成改变。


 周志琴:在整个共学的过程当中,它真的是会形成一个气场,是一个特别能够让人融于其中,又能够很真实地表达自己的环境。特别好的一点,就是勇于说出发生在自己身上不好的那些事情,我觉得这个其实是需要更大的勇气,然后也需要周围的人更包容,或者周围的人让自己很放心。


 韩寒:当我们回顾整个行动的时候,不应该光谈好的、光鲜的一面,其实是要真实地去呈现出多面的角度。不管是个人参与,还是组织团队参与,在战略选择、优先级投入的资源方的权衡取舍、以及我们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关于落地层面的障碍:不管是预算的问题,还是一个当地政府关系的问题,都应该有。我觉得这些都很真实,本身这个过程恰好也是回应到前面所讲的我们需要从了解到行动。


03.促进跨组织合作,需要大家一起做怎样的努力?


周志琴:以前会觉得社区是一个特别复杂的社会,就是很多人情关系,很多利益冲突,很多是村子里面本身就有存在的矛盾。当自己想得很清楚,我就是要推动大家往保护这件事情上着力的时候,那我就要开始去做一个减法,就是社区所有的事情不应该是我都要做,而是我要找到我可以跟社区在保护这件事情上能够有交集的点。


 Heaven:向内的这种修炼是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它其实是在跨越边界,首先可能是跨越的我们自己内在的那个边界,关于自我的一些认知,自我心智模式上的一些边界,包括进一步拓展到团队的一些边界,或者这个组织在什么时候是要坚守自己的战略锚点,使命锚点,又是什么时候需要去突破原有的一些局限性?它可能是视野上的一些盲区,或者是工作手法上的一些局限性等等......


其它精彩对话


韩寒:我觉得可持续发展最后是关于资源配置的最高效,各方对其它方都有尽可能的认知,理性地尊重其他人的需求,也尊重自己的需求。然后大家在一些底层原则的基础上达成共识。


韩寒:行动本身可能还需要跳出环保 NGO 这个视角来看到当地的产业、政府、管理部门,甚至学校,甚至这些当地的这个社区本身,它们之相互之间是会有什么样的作用,然后共同影响到整个片区的发展模式?所以我才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我们去用更系统性的视角去剖析,同时也去探索它的一些解题的路径。


Heaven:竞争关系带来一个很好的点,就是对自己有更多的提醒。因为存在竞争压力的时候,你可能会更加地去反思和思考自己的是不是与时俱进了?或者哪些东西在别人的映衬下,暴露出来我们的短板,以及我们没有想到的地方等等。


周志琴:协作中的道其实更多的不是工作手法,更多的是向内的修炼。要达成一场合作就像一群不同的人跨越彼此的边界,在不一样中找到大家可以共同努力的方向。这件事不一定做了马上有见效,但肯定蕴含着创造改变的魔力。

  • 发表于 2024-07-05 21:01
  • 阅读 ( 100 )
  • 分类:环保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溪泽源
溪泽源

72 篇文章

作家榜 »

  1. 溪泽源 72 文章
  2. 瓜瓜。 45 文章
  3. 合一绿 40 文章
  4. 邹胜利 32 文章
  5. 大欣 29 文章
  6. 远道可思 24 文章
  7. 1267 24 文章
  8. 曾俐 21 文章